澳门新葡亰网上平台

古人守岁趣诗多

  唐代大诗人杜甫的爷爷杜审言过除夕是 “狂欢式”,他在《除夜有怀》诗里说,“故节当歌守,新年把烛迎”、“兴尽闻壶覆,宵阑见斗横”,通宵达旦K歌玩小游戏或者小赌怡情,都是挺让人开心的事。杜甫身上当然有爷爷的遗传基因,他在《杜位宅守岁》诗里写道:谁能更拘束?烂醉是生涯;另一个叫卢仝的唐朝诗人则说“去年留不住,年来也任他”,表面看是破罐破摔得过且过,其实是一种人生的旷达和超然;与之相反,苏轼的《守岁》云:明年岂无年,心事恐蹉跎。努力尽今夕,少年尤可夸。全是正儿八经教训人的味道,

  除了上面这些,还有像孟浩然这样的婉约派,他写守岁的名句是:“守岁家家应未卧,相思那得梦魂来”,他把相思写得很含糊,葫芦里卖的是“亲情”还是“爱情”,谁也不知道。

  反正,在我看来,上面几位的守岁诗都不如钱谦益的这首来得明白而深情:除夜无如此夜良,合尊促席饯流光。深深帘幕残年火,小小房栊满院香。雪色霏微侵白发,烛花依约恋红妆。知君守岁多佳思,欲进椒花颂几行。

  那一年,22岁的柳如是追到常熟与58岁的钱谦益见面,两人一见倾心,如胶似漆过了一个多月,就到了除夕,这是两人在一起度过的第一个除夕。钱谦益感叹自己从未经历如此美妙的除夕之夜,正所谓“除夜无如此夜良”。

  先前,钱谦益也写过几首守岁诗,但守岁相处的对象不同,既不是和家人,也不是和佳人,而是和老友孟阳,“归来喜得共茅蓬,又饯流年爆竹中”。在阵阵爆竹声中,和老友一起“饯流年”,也是平生乐事一种,但孟阳不能与柳如是相比,也别怪钱谦益重色轻友,红袖添香夜读书,薰香煮茗,赌酒赋诗,每个书生似的男人心底都有个红颜知己情结,在最美好的夜晚,和自己最爱的女人一起度过,当然,这个女人肯定是自己心中最美的女人,拥有美人加知己,夫复何求?

  “烛花依约恋红妆”,美女似乎只有在文字里永远不老,那浮现在烛光里的娇美容颜如在眼前,在除夕的这个夜晚,我忽然有些嫉妒这个叫钱谦益的人了。虽然他大节有亏,但他敢于明媒正娶柳如是与之终成眷属,不像今人明明知道两人不能在一起,还剪不断理还乱地聊以,比如说我订的手机报上那条短信,对情感迷失的现代人谆谆告诫:很多东西我们输不起,那么就请在彻底失去前学会珍惜。多么无奈又无力!

上一篇:诗情画意的新春

下一篇:没有了